“天下第一商”林尚沃的8字商诀:财上平如水人

2019/05/03 次浏览

  林尚沃,1779年生于朝鲜王朝平安道义州,因家庭变故而改翻译官志愿去从事商业。后来在商界取得巨大成就,成为朝鲜第一商人。临终偈是做了一辈子修道士的高僧们临终前吟出的偈颂。作为商人,林尚沃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成为朝鲜甲富,但他懂得“积金候死”的愚昧,懂得取得巨大成就却搞垮身体的幼稚,就此而言,他是一个纯粹的修道士,他最终完成了石崇大师对他的期望,修成商佛。

  商道,讲述了贸易大王林尚沃的从商之道,与其说是讲述商业之道,不如说是讲述一个人历练心智从而得道成佛的过程。林尚沃成功了,今天我们捧着成功的结果寻求成功的原因时,我们总能找出来若干个促使成功的因素,但是,条条道路通罗马,有结果导出原因总是仁者见仁、智者见智的过程,今天,也仅以自己尚不成熟的三观为基础谈谈对商道的感悟。

  林尚沃用一生的从商之道告诫后人:商道即人道,并且提出了“财上平如水,人中直似衡”的感悟,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财物跟水是一样的,水只是随着地势的高低而流淌,流水不腐,如果想拥有它而将它固定,水就失去了生命力,就成了死水一潭。所以,水只是那样的流着,而不能拥有,财物也是这样的。财物原本没有属于你、我只别,就如水没有归属一样,我所拥有的财物只不过是暂时停留在这里,但人却总想把原本没有归属的财物据为己有。如果想把流水用手握住,也只是暂时将水我在手中,水终究会从手中流失,复成空拳。人也一样,人生来并无贵贱、贫富、美丑、高矮和胖瘦之分,一个人无论如何高贵,也只不过是在短暂的人世间借助于高贵的名誉,穿着绸缎衣服罢了,脱去了绸缎衣服,即与平凡的人没什么两样。所以,人,无论是谁都应该像秤一样正直,无论对多么高贵的人,秤都会不多不少地正确的称出他的重量。林尚沃用他从商一生的经验告诫后人如何去从商?如何去做人?如何对待财富?我想这和“穷不扎根,富不传代”,“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处。纵观林尚沃的一生,个人觉得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:小富由俭,大富由天势与时的辨析品质与财富切勿仅为钱工作道术本一体

  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,为什么有的人登候拜相,有的人露宿街头;为什么有的人衣食无忧,有的人却乞讨为生,答案只有一个,命里使然。人,从一个人的角度考虑,人与人之间是没有区别的,但是,大千世界,百花争艳,因为不同才会显得丰富多彩,造物主希望人们活的可以很精彩,为每个人选择了不同的角色,造就了不同的参照系,所以,世人才会喜怒哀乐。世人都是造物主所导演剧本中的一个个角色,一个个粉墨登场,一个个都又尘归尘、土归土。从哇哇落地的那一刻起,就铸就了不同的人生道路。在这条道路上,有的人绫罗绸缎,有的人布衣滥衫,有的人赢得了尊重,有的人却遭人唾弃,不同的参照系让世人体会了不同的生活滋味。这或许就是生活,或许是世人演绎的故事。所谓的人人平等是否到了尘归尘、土归土的时候,每个人都完成了造物主安排的角色,卸妆下场。也许在这个时候,人与人之间没有两样。这个时候的事情我不了解,也无须了解。世人探讨世人的事情,我也不例外。

  中国有句古话,天令其亡,必令其狂。意思是说一个人当他自我意识膨胀到一个无法限制的时候,他离灭亡也就近了。但我有不同的理解,我认为上苍希望结束你的角色的时候,总会假借他人之手帮他完成。世人只是上苍剧本中的角色,对于剧情我们无可奈何。人就是人,任何一个人无论有多大的成就,都是一个具有太多局限的人,人永远不可能成为神的。楚霸王乌江自刎大呼“天亡我也”,周瑜仰天长叹“既生瑜何生亮”,屈原提笔疾书天问,这些英雄般的人物其实都是距离成功之差一步的失败者,面对失败,他们质问上苍。老师告诉我将失败的过错归罪于上苍,这是很荒谬的,他们的失败是因为他们的自我意识让他们选择了一条失败的道路。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因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果,今天,思索这些典故,项羽、周瑜、屈原他们是何等的智慧,对于人生的认识又岂是我等所能参悟的。他们失败的原因我不知道寻求一个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。再看另外一个人,和绅应该算是一个很精明、很忠诚、逻辑性很强的人,按照现在的话说,他是一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,他全心全意地为股东服务,每做一件事情都会精心策划。和绅无论是情商还是智商都属一级,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兵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和中堂,多年的历练早让他明白了利害轻重,但是,他终究走上了失败的道路,并且留下了万世的骂名,这又是为什么呢?我们总说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,对于这些人物,达,天命使然;亡,天命使然,无可奈何!

  这些都是大人物的历史,对于普通人而言一样无可奈何。事例为证,走在路上,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捡到钱,有的人却视若无睹。或许这算不了什么,那么,为什么有的人可以中500万,而大部分的人却无缘相见呢?即便是完全模仿这个幸运人的生活起居,言谈举止,品德修行,我们依旧无法成为幸运者。所以俗语中才会有“可遇不可求”,“可为不可为”,“随遇而安”等一系列的话,中华五千年的文化,总有大智慧留下一些认识天命的话。所以,我认为林尚沃的成功,首要的是天命使然。势与时的辨析

  既然是小富由俭,大富由天,那么,我们是否无需努力,只待天命呢?我想答案是否定的。中国有句谚语“自助者天助”,虽然,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摆脱不了扮演角色的命运,但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将这个角色演绎得是否出彩,我们的努力、我们的出彩将会改变编剧对剧本的编写。那么,如何演绎得出彩呢?我认为要想人生出彩首先要对“势”和“时”有所了解。

  电影《无间道》里有一句经典的对白,大致的意思是说一件事情往往可以左右一个人的一生,但一个人对一件事情常常显得无可奈何。这里的一件事情其实就是“势”,而“时”是据“势”而存在的,人们可以造时但不可以造势,人不可以顺时但必须顺势。通过林尚沃的两件事来阐述“势”与“时”的辨析。

  林尚沃的父亲溺水而亡,但债务却没有偿还完毕,所以,林尚沃就到东家洪得柱处做小工还债。父亲留下的债务数额很巨大,做一辈子小工业很难还清,但林尚沃心无杂念,起五更,睡半夜,细心研究,努力干活不知疲倦。有一次,林尚沃成功帮助了东家洪得柱识破了一桩假山参的交易,从而得到了东家洪得柱的赏识,这就是“自助者天助”的道理。故事从这里开始,林尚沃还清了父亲的债务后,由于工作努力得到了洪得柱的资助。洪得柱交给了林尚沃五包红参到北京来进行交易,其中有一包算是送给林尚沃的。林尚沃在北京成功的进行了交易,共获得白银1500两,这其中,林尚沃的一 份是300两,扣除各种雇金还净余250两。这时,他遇到了急需帮助的张美龄,出于良知,林尚沃用500两为张美龄赎身。回国后,这件事情就变成了林尚沃贪图美色,私挪公款,最后,林尚沃被赶出店面,整个义州没人雇用他,雪上加霜的是两个年幼的弟弟相继夭折,“天下第一商”的目标在他看来已经越来越远,内心的苦楚让他遥遥欲坠,这是他选择到金刚山中的秋月庵出家为僧。在这里我们看一下“势”与“时”的辨析,林尚沃遭受了莫大的苦难,尤其是对其内心的煎熬,工作没了,信誉没了,亲人没了,这一切对于林尚沃而言是苦难,更是一种无奈。这就是“势”。这场灾难可以理解成为是对心智的磨练,也可以理解成为对心智的一种折磨和摧残,对于这样“势”林尚沃选择了“顺”的态度。当时,林尚沃为自己造了“时”,他出家为僧。既然是心上的苦难,就用最能治疗心伤的佛法去医治吧。

  另一件事情是人参交易权。林尚沃由于得到了张美龄的援助,又得到了朴钟一的帮助,在人参交易中得到了很快的发展,这个时候,高丽王朝颁布了一项政策即人参交易权,说是交易权是则是一种人参垄断权,虽说林尚沃当时已成为义州最大的人参王,可是,如果拿不到人参交易权,就会沦为小商小贩。虽然,林尚沃很仇视高丽王朝,更痛恨钱权交易,但要成为“天下第一商”,林尚沃必须闯过这道关。这项政策对于林尚沃而言是极不情愿,而又无可奈何。这对于林尚沃而言又是一次“势”,他依旧选择了“顺”的态度。对于“时”的操作是这样的,他分析了这次发放交易权的两位主官—金祖淳和朴宗庆后,他选择了朴宗庆。然后,他打听到朴宗庆父亲去世的消息后,送给了朴宗庆一张可以填写任何数量的空白银票,最终,林尚沃得到了这个交易权。

  以上两件事主表明的就是“顺势造时”,当对一件事情无可奈何的时候,就学会去适应它,而不要试图去改变它;要完成一件事情,在顺势的基础上不拘一格地制造机会,不受约束的采用各种办法。品质与财富

  以上两个观点是从客观因素方面做的探讨,那么,从主观因素上我们应该如何去做呢?首先,我想探讨的是品质和财富的关系。一个拥有优秀品质的人是否一定拥有很多财富?答案我不清楚。那么,一个拥有很多财富的人是否是一个有着优良品质的人呢?答案我也不清楚。我只知道,一个拥有可持续增长财富的人一定有着优良品质。就像沃尔玛、IBM、MOTO、海尔等一些企业,他们的成功都是建立在一些优良品质上的。分析林尚沃成为贸易大王的过程,不难发现在林尚沃成功的道路上,时刻显现着人类最为基础也最为可贵的品质:善良和责任感。

  做生意,人人都很注重第一桶金,“初战必胜”“旗开得胜”不仅可以搏个好彩头,更可以为以后打下坚实的基础。林尚沃的第一桶金是上苍为了感谢他的善良而赐予他的。让我们想一下,一个人在异国他乡,初次见到一个需要帮助的人,帮助的费用完全超越自己的经济实力,为了帮助这个陌生的人,自己的信誉将受到巨大的伤害。面对这样的事情,是依照理性分析去做还是按照内心的本性去做,这对每个人都是巨大的挑战。以前看到一篇报道,某高校大学生跳到粪池营救一个年迈的掏粪工人丧失了性命,很多人经过了各种分析得到结论是营救是没有价值的,营救是盲目的。在我看来,掏粪工人和高校大学生唯一区别是他们的外饰—社会定义的身份不一样。但从人的角度来看,他们是平等的。大学生的营救活动证明了他内心有着永不泯灭的善良之花、善良之果。我不能说丢弃这些品质会怎么样,但我想拥有这些品质将是很幸福的事情。林尚沃在处理这件事情时,没有患得患失,没有任何目的,他不要求张美龄作任何回报,更不是对张美龄作投资,他只是凭借自己的本性作了这件事情,而且这也证明了中国一句古话“人善人欺天不欺”。正是因为他的善良,才为他的贸易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在与北京药商之间的这场战役,不但显现了他经商之道,更显现了他的责任感。林尚沃获得了人参交易权后,采购了大量的人参到北京来贩卖。他打破了每斤25两的传统,定价每斤40两,最终以每斤45两成交。在这场战役中我首先看到了林尚沃的责任感,高丽王朝以高丽参为主要商品与大清进行贸易往来。高丽参不仅是林尚沃的命根,更是许多高丽种参人,采参人的命根。这场战役的成功与否不仅仅决定了林尚沃的前途,更会波及到高丽王朝人参行业。林尚沃致死地而后生赢得了这场战役,我想更多的是责任感的巨大作用。

  其实,在《商道》这本书中,为了引出林尚沃,作者做了一个铺垫。作者以200年后狂热追随林尚沃的麒坪集团的金会长展开故事的。金会长的两个故事对我触动很大,其一是有关汽车的故事。金会长的麒坪集团是从事汽车行业的,他一身追求的就是能造出真正蕴含大韩民族之魂的汽车。其二是关于人民币的故事,金会长的皮夹子里只装着一张两角人民币,因为在两角人民币上有着朝鲜族的形象。这两个故事对责任感阐述的更为有力。另外,我觉得还有一些品质与财富有关,比如说专注、坚持、胆量和勇气,这里我就不再详细地描述了。切勿仅为钱工作

  曾经看过这样一幅画面:一只驴子在拼命地拉车,因为在它的前面车夫放了一个胡萝卜,车夫知道该把车驶到哪里,而驴子却只是追逐着一个幻觉。有时候我觉得我就像那只驴子,而那个胡萝卜就是钱。钱始终联系着恐惧和贪婪,当我们失业的时候,恐惧与日俱增,于是我们去工作,希望钱可以消除恐惧,但是贪婪却如影跟随,我们的消费越来越广,越来越大,每天起床,恐惧跟随着我们,我们通过辛勤的努力,希望得到更高的薪水,可我们依旧赶走不了恐惧和贪婪,而且,恐惧和贪婪逼迫我们用感情代替了思想,我们的行为不是思想的结果而是感情的结果。工作对于我们而言只是面对长期问题的一种暂时的解决办法,我们生活在一个死循环中。如何去摆脱这种局面呢?

  林尚沃背负着对父亲的承诺,“天下第一商”既是他的承诺,也是他的奋斗目标,他所有努力都是要去实现它。让我们再看看一些其它成功人士,老虎五兹、乔丹、舒马赫,他们在日常练习的时候,他们并没有去计算挥一次杆值多少钱,投一个球值多少钱,换一次档值多少钱,他们所有的努力只是希望可以做得更好,所以,人生之中切勿仅为钱工作。道术本一体

  管理无定式,这是管理者较为推崇的一句格言,它较为清晰地描述出在管理活动中不能被形式化的东西所束缚。管理是带有较为强势的个人色彩,每个管理者都有很鲜明的理念,这就是“道”。管理活动的实施过程,其实就是自我理念的布道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管理者会依照理念延伸出很多的制度、政策、方法,还会采用各种管理工具,这就是“术”。做到以“道”为核心,以“术”为外延的管理者是一个很优秀的管理者,但是,一个优秀的管理者是有一个成长过程,这个过程是由对“术”的追求逐渐演变成为对“道”的追求,或者也可以说成是由对形式化的追求逐渐演变成为对内容的追求。

  在《商道》中讲述了一位影响林尚沃一生的人,他就是石崇大师。正是由于他,使得林尚沃躲过了三次灭顶之灾,正是由于他,使得林尚沃从一个普通商人成为商业之佛,也正是由于他,才使得林尚沃悟到“商道及人道”,才会写下“财上平如水,人中直似衡”的格言。石崇大师用他送给林尚沃的戒盈杯阐述了“道”与“术”的关系。

  石崇大师俗名舜明玉,是一名烧陶工,他天资聪慧,痴迷烧陶。他所烧制的陶瓷远近闻名,年少成名却不慎染上恶习,他痴迷于酒和女人,无法自拔,在父亲的苦苦相劝和当头棒喝下,他又回归到烧陶的工作当中。他完全醉心于烧制朝鲜白瓷,他要烧制像雪一样白的朝鲜白瓷。这里需要说明一下,朝鲜白瓷形态创作的灵感来源于女人身体的特征,白瓷的外形完全是模仿女人身体。舜明玉每天都做坯、涂釉、入窑烘烤、守窑的工作,但每次烧制的白瓷都不能满足他的要求,而他的父亲发现舜明玉烧制的白瓷已经突破了白色的极限,终于,有一天,舜明玉烧制出绝世白瓷。与此同时,他遇到了让他魂牵梦绕的桂香,此时的桂香抱着舜明玉的孩子,还背负着谋杀亲夫的罪过。为了桂香,舜明玉选择奔波。在奔波的途中,舜明玉用很普通的泥土烧制着百姓常用的器皿,他们生活的很幸福。可是好景不长,舜明玉的孩子得了霍乱死掉了,妻子受不了打击疯了。面对这样的灾难,舜明玉陷入了深深的思索,最后,他领悟到:人生原本既无“无”也无“有”,既无“生”也无“死”,既无“来”也无“去”。人为之痛苦的缘于想要得到的原本不过是一堆泥土,这期盼拥有、挥之不去的欲望就是人这块泥土的本质,所以,一切悲伤和痛苦都生于人的欲望和情欲。人人都是泥土,为什么有的泥土这般痛苦,痛苦不正是来源于欲望吗?舜明玉他不再追求优美的形态和华丽的色泽,他现在追求的已不是形式而是内容,即便是世间最美的瓷器,也只不是有具体形态的盛东西的器皿罢了,天下名器不在于其外观和色泽,而是取决于里面所装的物品,天下名作和艺术品也不在于其华丽的外表,而是取决于其通过美所能表达的内涵。这样就诞生了戒盈杯。

  在这个故事中,舜明玉对朝鲜白瓷的追求是对外在形式的追求,即对“术”的狂热追求,而他对戒盈杯的追求是对内容的追求,即对道的追求。林尚沃也正是体会到戒盈杯的内在含义后,才使商业之道得到了升华,也正是戒盈杯才使林尚沃明白从商的真正目的。麒坪集团的金会长也正是受到了这样的感应,他才会对法拉利嗤之以鼻,称之为烂车,称之为高级娼妇,而对大众汽车,他表现了莫大了尊敬,称之为真正蕴含了日耳曼民族之魂的梦之车。

  “道”与“术”的演变过程我想应该是这样一个规律,以“道”驾驭“术”将可得到可持续的发展,以“术”为根本只会得一时之利,所以,应提倡:以道为核心,以术为外延。

  目前,社会上有各种教科书,教导人们如何去管理,如何去营销,如何建立制度,如何使用工具,可是,很少有人去探讨“为什么这样做”。如今,改革开放的脚步加快了,有的人想借机发财,有的人想实现自己的宏伟目标,有的人背负了很多的责任。我们很多人看到了欧美企业的强大,于是不辞辛劳的去取经,可是,很多人都只是取来了形式化的一些方法、制度、政策、工具,他们的逻辑是:欧美企业采用了这些而变得强大,我们依照着去做,一样会很强大。这里的错误是欧美企业的强大并非依靠这些规矩,我们即便是全部照搬,依旧很难超越。他们的强大是因为他们固守了一些很重要的品质,而这些重要的品质正是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动力,我们不够强大,我想是我们依旧热衷于对“术”的追求,而对“道”的漠视。

  商道即人道,200年前的观点,今天,我们依旧很难做到。做人,总是要有一些固守的东西,从商也是一样,想要成功,不能只热衷于追逐表面现象,挖空心思去追赶市场潮流。一定要固守根本,透过现象抓住本质,制定多年后的战略。林尚沃坚信对人的投资是获利最高的投资,他坚信并且一直在坚持,我想这也是他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。我们很多企业打出“以人为本”的标语,还在下面注释着“Take People For Most”,可是,又有几家企业能做到这一点,他们总是谈论未来是人才的社会,谁拥有了人才,谁就拥有了世界。口号很响亮,但是很少有人去做。很多人为什么愿意去欧美企业,在这些企业中,他们得到了尊重,他们价值得到了体现,他们付出得到了相应的回报。我们有很多企业,不但打着空口号,而且还让劳心者满身臭汗,劳力者抓耳挠腮。企业的发展是企业的每个员工的协同作用,要想发展,我想应该尊重每个员工。

  《商道》值得研究的东西还很多,我也仅管中窥豹,我想以后可能会有更深的体会。我相信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,我也相信“财上平如水,人中直似衡”。

  华夏基石e洞察(微信号ID:chnstonewx):由我国人力资源管理泰斗、咨询业开拓者、《华为基本法》起草人之一的彭剑锋教授领衔,资深媒体人及企业文化咨询专家宋劲松先生联合创办,我们努力提供最具原创性、思想性和实践意义的管理文章,是中国顶尖管理智库平台和原创中国管理思想策源地。权威、理性、睿见,高级管理者必读!

欢迎扫描关注彩天下的微信公众平台!